东方精工(002611.CN)

东方精工15亿元抛售普莱德 与后者原股东纠纷获赔16.76亿元

时间:20-01-02 09:30    来源:每经网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最新消息显示,广东东方精工(002611)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:东方精工)与其两年前花费47.5亿元高溢价收购的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:普莱德)已经不再有任何关系了。

12月30日,东方精工发布公告称,普莱德100%股权已经归属于天津鼎晖瑞翔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鼎晖瑞翔”)、天津鼎晖瑞普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鼎晖瑞普”)。与此同时,相关权利、义务、责任与风险均已转移给鼎晖瑞普和鼎晖瑞翔。启信宝的信息显示,普莱德股东已变更为鼎晖瑞普和鼎晖瑞翔。

根据东方精工此前公告,其销售普莱德100%股权的价格为15亿元。比两年前的收购价格缩水超30亿元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东方精工对普莱德的抛售代表前者对动力电池的前景并不乐观,因而急于出手相关资产。而这种急于“上岸”的心态,早在其与普莱德员工股的业绩对赌纠纷中已见端倪。

东方精工与普莱德原股东的业绩对赌纠纷,因涉及宁德时代、北汽等多家主流新能源企业,被视为新能源电池领域收购案商业对赌的经典案例。就在普莱德股权被抛售公告的前几日,这场持续了近一年的对赌纠纷也终于尘埃落定。

东方精工12月26日发布公告称,公司于前一日收到中国贸仲上海分会出具的《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调解书》,显示仲裁结果为普莱德五位原股东东方精工支付16.76亿元的补偿金,形式则是以原股东持有的东方精工股份作对价进行补偿,均不涉及现金。东方精工将以总计人民币 1 元对这些业绩补偿股份进行回购并办理注销手续。

公告显示,本次东方精工将从北大先行科技产业有限公司、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、北京汽车集团产业投资有限公司、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、青海普仁智能科技研发中心(有限合伙)五个原股东手中共回购2.9亿余股股票。其中,北大先行最多,为1.1亿股,北汽投资次之,为7044万股。

东方精工与普莱德原股东的业绩纠纷出现在今年年初。彼时,东方精工宣布将对普莱德进行最高41.42亿元的商誉减值,引起原股东的强烈抗议。到今年4月,东方精工发布的财报显示,计提普莱德商誉38.48亿元,使得普莱德2018年扣非利润为亏损2.19亿元。这意味着普莱德原股东需按约定赔偿东方精工26.45亿元。

资料显示,在东方精工2017年6月收购普莱德时,与普莱德原股东签订了4年的对赌协议。该对赌协议规定,普莱德2016-2018年需累计实现利润9.98亿元(按年度分别为2.5亿元、3.25亿元及4.23亿元),如果不能实现则应按照4.25倍进行赔偿;2019年需实现利润5亿元,如果不能实现则应按照单倍赔偿等额的现金。

普莱德在2016、2017年度业绩承诺达标,累计扣非净利润为5.94亿元。但在决定前三年对赌结果的2018年,双方却因商誉减值问题出现分歧,不得不于今年7月向中国贸仲上海分会提起仲裁申请。

从数额看,最终仲裁的16.76亿元赔偿金比东方精工此前要求的26.45亿元少了超10亿元。“这个数字是各方在仲裁庭调节下,协商达成的数额。”原股东之一——福田汽车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透露。

在剥离了普莱德的电池业务后,东方精工将在短时间内实现资金回收。近日东方精工发布的公告称,上述一揽子交易实施预计将增加公司2019年的利润总额约21.13亿元(包括出售普莱德的收益以及注销业绩补偿股份的收益)。

但从长远发展看,东方精工却失去了核心业务支撑。资料显示,东方精工收购普莱德之前,主业为瓦楞纸箱印刷相关业务,与新能源相关产业毫不相关。而到2018年,普莱德收入已占到东方精工整体收入的六成。东方精工此前发布的公告显示,在该补偿协议实施后,普莱德五方原股东的持股比例从合计27.86%下降为14.15%。没有了电池业务,意味着东方精工在业务上将很难再得到这几个股东的支持,预计其盈利将变得更加困难。

随着被出售给包括鼎晖投资在内的新股东,普莱德将与北汽产投、福田汽车、宁德时代等较大的关联订单失之交臂,未来发展也充满不确定性。启信宝的数据显示,鼎晖瑞普和鼎晖瑞翔均成立于2016年,股东均为上海鼎晖孚临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和上海鼎晖百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。而鼎晖投资目前在汽车行业在奇瑞汽车及特锐德等公司均有布局。

新能源汽车的连续下滑也给动力电池企业产生影响。数据显示,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退坡,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连续5个月出现负增长。与此同时,电池企业被拖欠货款甚至破产重组的情况也时有发生。